我的,阿秀啊

世人苦把功名恋,只怕功名不到头。

〖ADGG〗云霄飞车

疯狂想日GG的产物,老邓苏的我腿软。
大约是裘花ADx杰米GG的带入,不过跟普子也挺像。
搞起来啊!裘花的攻气难道带不动ADGG吗!
错字连篇,逻辑不通,不要细究。
被屏蔽了……走微博外链吧。




                             说什么废话啊日他!
那一场惊天动地的决战已经结束了。纽蒙嘉德最高层自建成以来就空置着,而几日前它终于第一次履行它的职责。纽蒙嘉德的塔顶布满了严密的黑魔法,天罗地网一般确保其中的罪犯插翅难飞;锈迹斑斑的铁窗上刻着繁复的魔纹,被青苔爬满的石墙里嵌入了庞大的魔力流动。高塔不需要狱卒,它本身是一座没有出口的牢笼,是席卷欧洲,足以止小儿夜啼的黑魔王的得意之作。
盖勒特·格林德沃正被囚于这座高塔,他一时兴起建造的监狱,纽蒙嘉德。
在黑魔王与“最伟大的白巫师”邓布利多决战前夕,无论是圣徒成员还是魔法部傲罗,没有几个人对阿不思·邓布利多的结局持乐观态度。毕竟格林德沃的势力囊括整个欧洲,英国不过是在一头巨兽身畔苟且自保罢了。谁也不信邓布利多能够力挽狂澜,以一己之力结束一位黑魔王的统治。然而结局出人意料,或者该说命运总是令人捉摸不透。在所有人都准备接受黑魔法正式接管欧洲大陆的前夕,邓布利多居然战胜了黑魔王,甚至成功迫使格林德沃被关入纽蒙嘉德,生生遏住了黑魔法席卷魔法世界的脚步。
一代枭雄格林德沃的时代就此落幕,他此后将被永生禁锢在这方寸之地,永无翻身之日。而阿不思·邓布利多迅速被口口相传,冠上“本世纪最伟大的白巫师”的冠冕,而决斗中他展现出的实力证明了他当之无愧。至于在此之前他为什么只是一个变形术教师,为什么被预言称作唯一能打败黑魔王的白巫师,为什么拒绝魔法部的提议又为什么突然转变主意决定发起挑战,都不是公众关心的问题。他们对着预言家日报上邓布利多的大幅照片欢呼,其中他穿着星星巫师袍,红色的长发和胡须梳理整齐,完美契合他“将整个世界从被统治的阴影中解放出来”的形象。
“邓布利多万岁!”似乎所有人都在发自内心地狂欢,那些决战前就暗下决心投靠圣徒的魔法部官员们仿佛一夜之间忘记了自己是怎样的向圣徒卑躬屈膝以期保住身家地位的,个个声称自己是如何痛恨黑魔法,又是如何为正义的胜出感到欣慰。辱骂黑魔王的时候他们出力最多,追捕圣徒的时候他们又力度最大,好像是多年深仇大恨终于得以一雪前耻。


评论打卡上车

哭着回血

孟尔德德:

【邻居组】世界尽头(剧透预警)

剧透预警

剧透预警

剧透预警

阿兹卡班里的阿尼玛格斯

瞎写,短小,没内涵,为舍友激情产粮






阿兹卡班能关住一个天生的阿尼玛格斯吗。
小天狼星不太清楚,但是他知道即使他能利用天然的形态躲过守卫,在阿兹卡班上空游荡的噬魂怪可不是什么好惹的货色。那种被吞噬回忆的绝望痛苦光是看着就叫人心里发寒。
既然没什么重获自由的指望,在潮湿阴冷的牢房里数蚂蚁似乎成了他最有价值的娱乐活动——说不定能顺着蚂蚁窝爬出去呢?
进行多年毫无意义的重复探索后,即使头发油腻程度直逼那个鼻涕虫也一样英俊潇洒魅力不减的小天狼星发现,阿兹卡班的蚂蚁和霍格沃兹的蚂蚁也没什么不同。虽然蹲在黑湖旁能享受到温暖的阳光和草地里散发的清香,却也要忍受叽叽喳喳的月亮脸和虫尾巴时不时毫无营养的闲聊。而每当这时,从詹姆脑子里冒出来的各种奇思妙想——大部分可以说是针对那个鼻涕虫毫不掩饰的恶意——总能令他眯起眼睛,露出一个毫无善意的笑。
这不能怪他,小天狼星想。虽然他对布莱克家族的观念深恶痛绝,更是出人意料地进了格兰芬多,但也不能改变他的童年全部是在那座令人窒息的老宅里度过的事实。布莱克家族该死的贵族式教育在某些难以察觉的方面隐晦地渗透进他的性格里,以至他不可抑制地带着点贵族骄傲,和某些对非纯血巫师不自知的轻蔑。
西里斯.布莱克不太能说清楚他对他的挚友詹姆.波特具体有些什么感情,诚然他是个热情善良的好小伙,只要除去跟着詹姆欺侮斯内普的时候。他能随意获得每一个教授的欢心,靠着他漂亮的成绩单,具有欺骗性的外表和装出来的乖巧表情。可他说到底是个布莱克,断绝关系并不能抹去他那偏执的母亲多年来给他种下的乖张,所以他对着詹姆感到了迷惑。
他为什么会热衷于和詹姆一起,搞些他本是不屑的恶作剧?当詹姆的目光被那个红头发的漂亮姑娘莉莉.伊万斯吸引的时候,他又为何会暗中打量这个充满同情心的小女巫,并偷偷评价她是否配得上一个“劫道组”的核心成员?
不过这些迷惑并不能妨碍他争着做詹姆的头生子的教父,并感慨于血缘的神奇力量。即使只是一个皱巴巴的,小猴子一样的小婴儿,也能看出他和詹姆是多么地相像。
是的,是的。哈利。
詹姆和莉莉已经死了(总有一天他会亲手把彼得宰了!这该死的叛徒!),但是哈利还活着,那个世界上最像詹姆的,流淌着詹姆的血液的,他亲爱的教子哈利还活着。小天狼星在月光下翻了个身,面对长着青苔又斑斑驳驳的墙壁,心中忖思着哈利的模样。只是无论如何小天狼星总会第无数次(是的,这样无聊的想象已经有过无数次了)看到年轻版的詹姆,就像是还在霍格沃兹里为该死的魔法史苦恼的詹姆.波特。甚至连头顶发丝的凌乱程度都分毫毕现,仿佛下一秒就会跳出一个活生生的詹姆,拖着他去图书馆 写论文,抱怨新来的教授的不近人情,或者半夜互相怂恿着偷偷溜出去,两具年轻的躯体裹在同一件隐身衣下面,去挠画像中的梨子,嘲笑着那一大群家养小精灵慌乱又郑重的迎接。
这些漫无边际的思考都没有意义,小天狼星的思维回到了面前肮脏阴冷的牢房。阿兹卡班是很可怕,但十年还不足以磨灭西里斯骨子里热爱冒险的不安分因子,总有一天他会知道阿兹卡班能不能关住一个天生的阿尼玛格斯。







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

随手……万一会练呢

阿福的小甜饼:

安翎_OgatareiAnn:



受教




维桑与梓:







超级同意 角色不能知道东西 角色不能想要什么 角色不能有情绪 角色的一切 都在动作、语言和神态之中 需要读者去领会 写和读是无法割裂的








Arswee:















这个很棒
















麦子: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觉得很有用,便搬运过来
●问题摘自知乎,答案摘自谢熊猫君
●作者:Chuck Palahniuk
●全文 http://litreactor.com/essays/chuck-palahniuk/nuts-and-bolts-%E2%80%9Cthought%E2%80%9D-verbs


从现在开始,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你不可以使用“思想动词”。
思想动词包括:想,知道,理解,意识到,相信,想要,记住,想象,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
思想动词还包括:爱和恨。
还有些无趣的动词,比如“是”和“有”,也要尽量避免。



在接下来的半年内,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
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
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
这是一个早上,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以往,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这一天,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
你的角色不可以“知道”事情,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让读者自己“知道”到这些事情。
你的角色不可以“想要”一件东西,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让读者自己“想要”这件东西。



你不可以写
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
你要这样写
课间的时候,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她单脚站着,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也留下她的香味。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
也就是说, 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只能描写感官细节——动作、气味、味道、声音和触觉。



通常来说,写作的人把“思想动词”用在段落开始,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然后再来描绘。例如:
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
你看,开头那一句“知道”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不要这样写,如果你真的想写“知道”,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或者干脆改写成
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

思考是抽象的,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然后让读者来“思考”和“知道”,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
爱与恨也是。
不要直接告诉读者
露西讨厌吉姆。
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把“讨厌”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
早上点名的时候,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露西轻声的说了句‘呆逼’。

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思想”。
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
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
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马克看了下表,已经11点57了。这条路一路看到头,都没有公车的影子。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司机在会周公,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
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但是即使这样,你也不可以用”思想动词“。



而且,你也不可以用”忘记“和”记得“。你不可以写
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
要写成
大二那年,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
不能走捷径,要写细节。当然,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让人物互动起来,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




另外,在你努力避免使用“思想动词”的时候,尽量减少“是”和“有”这样单调的动词。
不要写
“安的眼睛是蓝色的”或者“安有蓝色的眼睛”。
要写成
安轻咳了一下,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然后她微笑着说……
尽量少用“是”和“有”,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这样,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




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但是过了半年之后,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


























































占个tag…
有人说三叔访谈里吴邪完全不是自己心中的模样…然而我没看
所以求一个热心小伙伴给我这个消息闭塞的老人家一点爱,能不能告诉我究竟三叔说了啥…

记一下

QQ

百度云

乐乎

哗哩哗哩

百度贴吧

剑三安全密保

优酷

暂时这些。